曾是皇后大戏院首批放映员月工资能买一两黄金

86岁的谢永康和90岁的闻福生在和平电影院合影。

86岁的谢永康坐在无锡和平电影院大堂的椅子上,眼泪缓缓流下。他望着这个70年前给予他第一份工作的地方,恍惚间旧事如新。1948年,皇后大戏院(和平电影院前身)开业,年仅16岁的谢永康是第一批放映员。虽然在无锡只工作了一年,但这段经历他一生难忘。谢永康退休后曾多次来无锡寻找皇后大戏院,一直未能如愿。近日圆梦后,他打开了话匣子:“当年无锡的放映员是最吃香的,一个月工资可买一两黄金。”

本报一则报道让老放映员了却夙愿

在电影院放映设备已全数字化操作的时代,放映员这个岗位名存实亡。可上世纪40年代这个岗位却是很有身价的。谢永康当了一辈子的放映员,也曾推动发明放映机设备的进步,这次能找到自己从事第一份工作的地方,直言“感谢江南晚报”。“我退休后隔几年就会来无锡一次,就是为了寻根,找当年工作过的地方,可是阴差阳错,一直未曾找到。”他说,住在无锡的弟弟谢德康是一名军人,“一直生活在部队,退休后也很少出门,所以一直不知道和平电影院就是皇后大戏院。上月11日,江南晚报刊登了《和平电影院:电影界的不老传说》一文,他一看有‘老字号’几个字,于是仔细阅读起来,发现皇后大戏院就是和平电影院的前身。”

谢德康为验证此事,特意来到了和平电影院,正好遇上了影院负责人严达明,在详聊中得知了前因后果,严达明当即就与谢永康电话连线并希望他来无锡和平电影院参观。一个月后,谢永康带着夫人来了,随行的还有一位与无锡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老者——90岁的闻福生。闻福生曾任上海黄浦区电影管理站技术组长,负责区内所有影院放映设备的维修服务,曾连续5次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闻福生18岁时,就来无锡跑过片,送过设备零件。上世纪80年代,闻先生被无锡太湖游乐场邀请来安装过放映机,他还为辅仁中学的礼堂调试过音响设备。

跟易燃物和有毒物质打交道,放映员曾是高危工作

上世纪40年代,放映员都是从学徒做起,谢先生15岁就在上海开始当学徒。师傅见他懂事也努力,便跟他说在无锡有一个电影院要开业,问他是否愿去当放映员。“当然愿意,有钱赚啊。”谢先生至今还记得皇后大戏院的豪华,“初到无锡就住在电影院旁的旅馆里,条件特别好,旁边还有公园、书店,皇后大戏院的设备都是进口的,走进大堂就是进口的沙发。皇后大戏院虽不是无锡第一家电影院,却是条件最好的,电影都是与上海同步上映的”。

“现在的电影都已数字化了,只要懂电脑的人,都可以当放映员,但是我们那时候不一样。”谢先生说,那时放映员压力非常大,因为从事的是“高危行业”。谢老表示,以前的电影胶片是硝酸纤维做的,属易燃物品,所以供片和收片设备都有防火滑轮,放映机上也有防火装置。放映员若是不机灵、不认真,片子很容易起火,自己也会被烧伤。

放映员十分辛苦,当年放一部电影就需要两三个放映员,因为每组胶片只能放十分钟,一部电影需要放十到十二盘胶片,要靠放映员不停地换片,稍微快点或慢点,荧幕就会出现黑白空屏。还需要认真检查片子是否断掉,如果断了则得快速接上。而且当时看电影的光源还需要靠燃烧碳棒来形成。谢先生介绍,两根碳棒正负极,点着后需用手不停地调整碳棒位置,不然就烧不着或者烧太多。狭小的放映空间里空气也不好,碳棒燃烧释放的气体也是有毒的,所以以前的放映员有很多会得肺病。

必须是技术多面手,月薪百元能买一两黄金

放映员如同现在的高级技工,需要掌握电工、机械、胶片传动、光学等知识。片子断了,要会接片子,片子破损了,还要补片子。让两台机器不再靠人手动换片而是步入自动化,这项技术就是谢先生发明的,为此他还登上了全国无线电杂志的封面。“那个时代电影需要靠两台机器,每隔10分钟同步交换胶片,装片时需要对准记号,如摆放不对就出不了画面,因为很辛苦,我就想着是否能自动换片,没想到就成功了。”谢老坦言,大概是1954年改革成功,两部放映机可自动换片,为放映员省了不少力气。

“在我们家里有一个工作台,上面有各种放映设备的零件、工具等,他只要一回家就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谢永康的夫人陈波儿说,谢先生还设计过一个钟声装置,把它挂在放映厅里,只要声音一响,电影就开场了,曾有一段时间,全国所有的电影院里都采用谢先生设计的这个钟声装置。闻福生的发明更是厉害:他在1975年发明了氙灯光源,直接结束了用碳棒制作光源的时代。“这些发明搁在现在都涉及专利版权,而当时我也只是因为懒,想让自己的工作更自动便捷,而且拿了那么高的工资,天天只想着要为国家做贡献”,闻先生说。

“我特别感谢无锡这个城市,感觉是它让我过上了好日子,我在无锡当放映员时收入很高,普通人每月工资才二三十元,我已挣到每月100元了,能买一两黄金了。妈妈带着弟弟来无锡看我,我还给妈妈买金戒指呢”,谢先生说,他和闻先生刚退休时的月收入是250元左右,而当时一般人才100元左右,所以他们很知足。

上世纪80年代和平电影院年观影人次达200万

“自采用网络数字化技术后,很多电影院已没有放映员这个岗位了,美工也没了,今年全国就关了近300家电影院。目前无锡有100家电影院,其中市区的电影院有80家,其中有多家面临倒闭。”和平电影院负责人严达明是上世纪80年代无锡第一批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的放映员。而严达明当放映员的理由也很简单,就是因为喜欢。“之前放映员都是剧团、部门转业过来的,80年代开始面向学校和社会招聘,我属于首批公开招聘的,自己放自己看特别好,我又喜欢电影,而同学有女朋友了,就要过来求我,因为电影票难买,所以我那时特别有成就感。”

上世纪80年代的和平电影院只有一个厅,有1200个座位,一天放6场电影,最高观影人次可达到一年200万。“如果按现在的票价来算,一年相当于有5000万元的票房。而当时单价只要0.5元左右。”严达明说,上世纪80年代的放映员跟谢先生他们差不多,收入很高,不过放映机坏了以后要自己修,自己设计东西,上岗前培训半年,培训科目包括电工、放映机、影片、扩音机、发电机知识等。“毕业考试,就是自己用零件组装一台收音机。”

(晚报记者 马晟)受访者供图

留言选登

16日本报微信公号推送《1月工资买1两黄金!这家70岁无锡电影院,在当年员工眼中这样壕!》一文后,很多网友道出了温馨的回忆。

@玲玲学生

细读两遍文章感慨万千,这家陪伴我从5岁看电影成长、承载我52年电影梦、坐落在书院弄口的和平电影院,一生一世陪伴不离不弃充满人文关怀。第一部印象深刻的电影,是陪多病体弱的妈妈看朝鲜电影《卖花姑娘》,曲折的电影情节、婉转动听的影片插曲,留下深刻的印象,买电影票时如长龙般队伍更是记忆深刻。和平影院记录了我们童年、少年、青年整个成长胶片,太多太多高大上影院开启,但我还是喜欢去和平影院看电影,这里有无锡电影历史发展,一步一步发展微型放映机展示厅,还有人性化的优质服务。爱生活、爱电影,和平影院陪伴我慢慢变老。

@胡思乱想

1998年4月12日在和平电影院和准女友看了属于我俩的第一场电影《泰坦尼克号》,场场爆满需排长队购票,现在她是我孩子他妈!满满的回忆,满满的幸福!直至现在,只要一听到《泰坦尼克号》主题曲,就会遥想当年的情景,可以说和平电影院是我俩爱情开始的地方!!@人间需要真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直去大众、和平、吟春书场看电影,公花园里记得还有个人民电影院,其他如老大会堂、解放、群众、商业会场、郊区大会堂、老工人文化宫,以及后来的大戏院、延安电影院,都光顾过。

@路西

城市化太快,想找回童年记忆越来越难,希望老皇后慢一点被拆掉吧,下一个来怀旧的老人也许没这么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