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以寻找歌颂以传承

——评音乐剧《草原英雄小姐妹》 

由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组织创作排演的音乐剧《草原英雄小姐妹》于第十四届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节正式公演以来,在广大观众,特别是青少年观众中产生了良好反响,在社会上引发了重温当年英雄故事,继承发扬优良传统,为当今青少年“壮骨补钙”,再塑强健民族精神的热门话题。

说实在的,把一个发生在半个多世纪前的红色经典——草原英雄小姐妹在暴风雪中舍生忘死拼搏一天一夜,付出严重冻伤、致残的沉重代价,最终保住集体羊群的感人故事,在经过了铺天盖地的新闻宣传和多种文学艺术形式的演绎之后,特别是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时代变迁,人们的思想观念、审美取向乃至价值评判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的今天,怎样再度搬上舞台,尤其是以追求新潮时尚的年轻观众为主的音乐剧舞台,不能不说是一种严峻的挑战。

值得欣慰的是,该剧年轻的创作团队在有关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充分信任下,在老一代戏剧人的悉心帮助指导下,最终不负重托,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和锲而不舍的艺术追求,为今天的观众演绎了一曲穿越历史隧道,寻找优良传统,歌颂民族英雄,弘扬时代精神的华彩乐章。

这部音乐剧所取得的创作成就,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是巧妙的艺术构思和强烈的时代精神。该剧的年轻编剧敏锐地抓住了当下许多青少年被当成家庭中的“小王子”“小公主”而娇生惯养,溺爱有加,以致中华民族勤劳勇敢、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和民族性格,正在他们身上日益弱化;集体主义精神、信仰与爱心等传统美德也正在他们心中日益淡漠的现实。所有这些,无疑已成为关乎我们国家和民族未来的深切忧患。而这种普遍存在的青少年“精神缺钙现象”,正好可以通过当年草原英雄小姐妹的英雄事迹——集中体现在她们身上的崇尚英雄、不畏一切艰难困苦的坚强性格,热爱集体、面对暴风雪让集体的羊群“一个都不能少”的坚定信念等优良品德,加以矫正和解决。问题在于,这些在当年被普遍认同的可贵品质和优良传统,在今天的许多青少年眼中,似乎已成为不可思议的天方夜谭。怎样让当年草原英雄小姐妹身上的这种精神财富,可亲可信地走进当代人的心中,成为强悍其性格、坚定其信仰的“精神之钙”,被确定为这部音乐剧创作的题旨和立意。

于是,我们在该剧一开始,就开宗明义地看到,作为当年一代人精神标杆的草原英雄小姐妹,不仅被当下许多人特别是青少年所无知或淡忘,甚至在听说了她们的英雄事迹后,舞台上乃至观众席上发出的一片反馈声,大都是“不相信”“怎么可能”和“不可思议”,有人甚至发出了嘲笑和嘘声;接着我们又看到和听到,舞台上、屏幕上的妈妈、奶奶、爷爷们以及形形色色的家长们娇惯、溺爱孩子的情形。这时,剧中精心设计的暴躁羊——一只拟人化的曾经亲历了草原小姐妹英雄事迹的山羊义愤填膺地冲到人们中间,以一曲酣畅淋漓、鞭辟入里的唱段,历数着当下人们“整天盯着电脑刷着手机看着海量的信息”“好像什么都信,又什么都不信”“娇弱矫情,夸张卖萌”“口气大胆子小”等生活和精神状态。紧接着作品又展开大胆的想象,让这只羊一甩魔鞭,把当下这些人“全变成一群草原的羊”,跟着自己“回到50多年前的那一天”,“给他们一点勇气和力量”让他们“去经历风雪,学会相信”。此后,随着剧情的发展,这些跟随着草原小姐妹一起经历了那场暴风雪、一起走过了这段冰雪和生命奇迹的人们,在经历了一次“精神的补钙”和灵魂的洗礼之后,共同找回了那个时代的一段“永远不能忘记的记忆”。这一精巧的艺术构思,紧紧连接起历史和现实,赋予了红色优良传统以强大的艺术穿透力和感染力。

其二是强大的精神张力和浓郁的青春气息。该剧另一个非常鲜明的特征,就是支撑起主人公小姐妹形象脊梁和行为动机的强大精神力量,以及由剧中人物特质和年轻创作者们的创作风格所决定的弥漫全剧的青春气息。龙梅和玉荣作为那个充满理想和信仰时代的代表人物,心中充满了理想和美好的追求。姐妹俩一个酷爱舞蹈,渴望“有一天站在舞台上,尽情地舞蹈”,去赢得“满台的鲜花”;一个渴望成为一名气象科学家,让“云朵学会听话”,让“风调雨顺草原的家”变成“快乐的天堂”。同时她们又是生长在大草原上的蒙古民族的后代,崇尚英雄是她们的精神特质,坚强勇敢是流淌在她们血液中的民族性格因子。因而,妹妹才会唱出“我已经9岁了不再是个小不点/在草原/雏鹰已经展开翅膀/带着对天空的向往开始勇敢地飞翔”;也因而,当父母考问她们最崇拜的人是谁时,这两个“爱集体”“爱劳动”的孩子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雷锋叔叔”。当暴风雪要吞噬羊群时,她们魂牵梦绕的信念,是集体的羊群“一个都不能少”;当她们经历长时间与风雪搏斗,被推到死亡的边缘时,仍然以一息尚存的微弱之躯,全身心地呵护羊群,带领羊群一起唱出“跌倒起来/永不放弃/不再分开/形影不离”的生命强音。即使是妹妹的一只脚跑丢了毡靴,早已冻成一个大冰疙瘩,姐姐仍然鼓励着妹妹“站起来!站起来!”“你一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舞蹈家”。

难能可贵的是,年轻的作者们将自己身上特有的青春禀赋倾注到剧情和唱词之中,使剧作通篇洋溢着浓郁浪漫的青春气息。请看小姐妹畅抒美好向往的唱段——龙梅:“我喜欢一个人看天上的云/梦想有一天给云装上翅膀/夏天的雨冬天的雪浇灌梦想/风调雨顺草原的家就是快乐天堂”。玉荣:“我喜欢一个人独自跳舞/观众是草原的清风和温柔的月光/我躲在风中,月亮藏在云后/踩着梦的影子一下飞到快乐天堂”。就连小姐妹追赶着羊群,放牧到远离家园的最好草场,一场暴风雪的灾难正在孕育的情节,都被饱蘸青春的笔触表现得那么浪漫:“还记得夏天的阳光和那青草芬芳的味道/怀念夏天的自由自在随时随地都能吃饱/啊,冰草、隐子草、还有针茅/嗯,野韭、细叶葱最有劲道”——这是暴躁羊和呆呆羊的有趣对唱。“大角,带我们去哈日达勒/我们想改善生活”“我们不怕黑,不怕累”——这是羊群和头羊的幽默对白。当灾难已经开始将临时,天真烂漫的玉荣仍沉浸在梦境一般的雪花中,甚至情不自禁地拉起雪花精灵的手翩翩起舞。即便在白毛风席卷着灾难降临以后,小姐妹依然无所畏惧地带领羊群,和这些时而化身为歌队、时而化身为舞队的伙伴们一起,尽情放歌着、舞动着无敌的青春旋律。这是一曲英雄主义和集体主义的颂歌,也是一曲热血澎湃的青春生命的颂歌。

其三是独具匠心的人物塑造和深刻隽永的文学品位。剧中的两位小主人公,姐姐会唱歌,妹妹爱跳舞,这一设定既符合能歌善舞的民族天性,更符合音乐剧剧种的要求。姐姐充满爱心,处处呵护妹妹,但又喜欢不时顽皮地跟妹妹开个玩笑;妹妹天真活泼,处处逞强,却又“胆子像兔子一样小”。小姐妹的故事和情感纠葛,伴随着这种性格差异,在面对暴风雪、创造奇迹的过程中逐步展开、凸显与升华,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为了解决在大部分剧情中,舞台上只有小姐妹两个人物,致使剧情和场景很容易单调乏味的问题,剧作者别具匠心地对羊群作出了拟人化设置,而且是富有差异和情趣的性格化设置。首先是在第一层面,根据绵羊和山羊的不同物种属性,通过《另一种牧羊曲》中绵羊和山羊间的群体对唱,生动形象地揭示出两种羊不同的性格特征,以及相互调侃又互相依存的戏剧关系。其次是根据剧情需要,分别设计了“暴躁羊”“呆呆羊”“大角羊”“淘气羊”等角色,使其成为推动不同剧情或细节发生发展的驱动力。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为了深化题旨和突出穿越戏的色彩,作品中按照羊群与不同身份的当代家长、孩子、青年恋人等穿越、化身的对应关系,设计了“母子羊”“恋爱羊”“兄弟羊”等角色,并刻意表现出这些对应着不同社会身份的人格羊,在与小姐妹一起拼搏、抗争,并最终战胜暴风雪的过程中,不时随着灯光和音乐的变换,“慢慢站起,抬起头,恢复成序场时他们的模样——母女、恋人、兄弟、学生、年轻人……大家围着沉睡的小姐妹”。这时,不同时代的人们的心灵得到了沟通,暗示着当年的英雄事迹、宝贵精神开始走进当代人的心灵。而随着“只要我们在一起/家就在眼前”的反复咏叹,使人们感悟到:当年的草原英雄小姐妹带领着当下的观众,完成了一次穿越与寻找的心灵之旅,让当代人重新找回一度失落的精神家园。

总而言之,这部音乐剧以其积极鲜明的主题立意、独特巧妙的艺术构思和深刻隽永的文学品位,获得了重塑经典的可喜成功,体现了一种呼唤英雄回归、弘扬优良传统的使命担当。当然由于创作经验的相对不足,演员条件的一定程度制约,以及一二度创作的运作衔接等方面的种种因素,致使本可在舞台上呈现得更加精彩的该剧,最终留下了不少遗憾。相信这支年轻的团队,一定会在今后的艺术实践中不断走向成熟,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优秀舞台剧作品。◎单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