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印象:悠扬千年的繁华旧梦

  想来半天名字,还是得用“印象”这个词。之所以想躲避“印象”,是因为杰兵老哥问我有没有兴趣观看《什么什么印象》。我说不想,不想看把舞蹈歌曲民俗声光电塞进一个箩筐的样子。还好,杰兵老哥似乎也无大兴趣。否则我这直性子扫了人家的兴。还好!所以不太想用“印象”。

  凤凰古城

  可是!但可是这凤凰啊早就把“印象”给了我。大约七八年前从凤凰回来给了我她拍的全部凤凰的图片,随后的日子更是在网上不断地领略凤凰的风貌。好像是去年的十月,新浪的中国摄影师博客圈的一群摄影又为网上增添了许多图片……所以,似乎我已经去过了那里,好像那里的每一座桥、每一个木脚屋都是那么熟悉,甚至每一个角度都已烂熟于心。

  凤凰印象

  这种“印象”让我在奔赴凤凰时怀揣着自信,熟悉也许会让我在拍摄时得心应手。这种“印象”同时泯灭掉了我的信心和期冀——我还能在短短的时间里拍什么呢?所有的湘音已让先人们吟遍,所有的画意已让摄手们掠尽。我总不能期待着恰巧有一位、而且是只有一位、带着斗笠穿着乡衣的姑娘挑着罗筐在从沱江中的石墩上姗姗腾挪,那光从天空中的云缝中刺出。我想另一种期待也是白日做梦——清晨在江面上漂浮着暮霭,几条乌篷轻拨纱幔,在绿色的绸缎上排出美妙的队形……

  凤凰乌篷船

  下午,带着“万一”的念头走近了等待我千年的凤凰。首先去谒拜那些名人故居。沈从文、陈寅恪……访问了8所故居中的4所,我只是在老陈家多滞留了些时间,并不是因为同姓同祖,而是那博物馆中竟然临时装了几台电扇—— 6月如火的太阳开始摧残我心中尚存的最后一点点梦想,炙热猖狂吸允着我们身上的水分,我们仿佛成为湘西挂在灶台上的腊肉……

  文字/摄影:肉头阿咚新浪博主